未来教育大会

GLOBAL EDUCATION SUMMIT

融合·创新 让教育点亮每个人

2018年12月3日-5日

北京·国贸大酒店

主办单位

白岩松:教育与更全面的人!

演讲人:白岩松


在全世界的哪一个国家,教育永远是被诟病的问题,没有哪个国家对自己的教育是满意的。

 

教育是不能够进行革命式变革的,为什么呢?

 

你不能拿自己的教育做冒险,把自己当小白鼠,必须是渐进式,逐渐看到效果的一种变革。但是有的时候一个决定却会带来一个民族的改变。

 

今年我们都在纪念改革开放40年。在改革开放头一年,邓小平复出,分管教育和科技,他做出了一个影响我们几代人的变革,那就是恢复高考,很多人的命运就此改变。

 

中国高考虽然有无数问题,但是没有高考才是更大的问题。

 

教育对一个国家的改变就是这么明确,但是它又不能够在教育本身进行革命式的变革。

 

一、现代社会的教育变化

 

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关于教育的几个字,这几个字就是:德智体美劳。我还想加一个:情。每一个字在新时代的教育背景下都在发生变化。

 

1.

 

过去我们说德智体美劳,一说德,更多的在谈的是一个人的道德、德行。

 

可是我觉得今天的教育,我们是否要加上“公德”这样的一个字眼?

 

在很长的时间里,中国的德分成两部分:一部分是在熟人世界里,一部分是在陌生人世界里。

 

因为中国长期是农耕经济,所以我们在熟人面前拥有全世界最高的道德水准。在哪个国家都很难看到像中国这样,熟人之间会抢着买单。只要是熟人,什么都好办。

 

但是一进入陌生人世界,这个约束迅速减少。我曾经亲眼在飞机上见到这样一个场景:两个中年男子喝多了,一个男子在机舱里不停地大声说话,他的同伴劝说他小点声,没想到这个男子依然不客气地说:“这里又没有人认识我,无所谓!”

 

你看,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里,只要进入到陌生人的世界,德行便不受约束。因此,在谈论教育的“德智体美劳”方面,作为教育的第一点,今天我们需谈论如何教育一代人有“公德”。

 

在十九大报告中,大家只看到了未来的目标,叫美好生活。但大家是否注意到,在十九大报告当中,不止一次地提到“更全面的人”。

 

为什么此时此刻的中国,提出在未来的愿景的时候,要有一个更全面的人?而我们的教育是否发生着改变,应合着更全面的人的塑造?

 

我曾经跟上一任总理当面说过,中国的教育需要明确一个目标,我们的教育到底是干什么?是共产主义接班人?人才?可能都不对,我们应该把我们的教育的目标清晰地定义为“塑造中国人”。

 

当你要把你的教育的目标是塑造未来的中国人的时候,你就知道一定是一个更加全面的人。更加全面的人恐怕就要从过去开始说起,那就要德智体美劳加上一个情,所以我说的一个德首先要塑造公德。

 

今天可以看到我们任何城市当中,在交通秩序领域,一片混乱,难道我们塑造出来的本科毕业生、硕士、博士都是有才华,但是不守公德的人吗?我们如何能让小老百姓逐渐过渡到公民?

 

公民就是远方的事情当成身边的事情,把陌生人当成亲人。我关注一切,因为他们都与我有关。塑造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能守住公共秩序,拥有公德。

 

2.

 

我觉得现在当老师越来越难,为什么?如果老师只是知识的传承者,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时代,为什么?

 

如果你只是讲知识的话,你刚讲到三,底下的学生可能百度到八了。知识越来越不是被少数人所掌握。学生可以用现代的手法,不管是用百度,还是翻墙,都可以迅速地获得知识。

 

现代的老师正在逐渐地由知识的传递者向智慧的传递者方向转变。因此,德智体美劳的的“智”恐怕在新的时代条件下,我们要更关注的是智慧。

 

你会看到我们身边的很多年轻人似乎无所不知,但是不能转变成行为,不能转变成为一种思维方式。

 

他不缺知识,但是缺智慧。缺生活的智慧,生命的智慧,缺很多方面的智慧。

 

因此,在德智体美劳这五个字面前,我们如何在未来的教育当中把“智力”变成“智慧”?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。

 

3.

 

几乎所有搞教育的人都清楚,在我们心目当中最棒的一个校长,就是北大的蔡元培。他伟大在哪儿?

 

他到了北大当校长之后,提出了“更全面的人”这样一个教育理念,跟十九大提出“全面的人”是遥相呼应的。在他培养更全面的人当中,他为北大引进了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变革,那就是体育。

 

昨天我遇到华东政法大学的前校长,前校长跟我讲,华东政法大学前身是圣约翰大学。圣约翰大学是中国的现代体育和奥林匹克的诞生地。为什么老一辈的人和教育家都把体育放在了格外重要的地位?

 

我们是不是要重新评估德智体美劳的这个“体”字?是不是在我们所有教育者当中,都把体当做了健康的概念?忘掉了体育的“育”字?

 

为什么蔡元培老校长,为什么圣约翰大学,为什么现代世界会把体育的“育”看得如此之重?

 

现代的孩子,生活上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,但是在很多身体指标上居然不如我们这一代人,不如我们这一批在饥饿当中成长的少年。

 

我在跟一个学校沟通,我说我们那个时候每一个男生做标准的引体向上做10个是标配。结果他感到非常惊讶,现在没有几个孩子能做10个标准的引体向上。

 

那我们的时代进步在哪里?但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2012年的时候参加伦敦奥运会,伦敦奥运会的主题叫激励一代人。在奥运会即将结束的时候有记者问伦敦奥组委的人,你们理解体育是怎样激励一代人的?它激励了一代人什么?

 

伦敦奥组委负责人说了两句话。首先,体育教会孩子们如何在规则的约束下去赢。中国这么多年来,就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国度。教会人们在规则下赢,那这有点新意。

 

接下来他说了第二句,对我影响巨大,而且印象深刻。

他说,首先体育教会孩子们如何在规则的约束下去赢,接下来教会孩子们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。

 

请问,在中国的教育里,什么时候教过我们的孩子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?

 

如果我们不能教会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体面且有尊严地输,并且把有尊严地输上升到一种叫“第二种成功”的概念,我们怎么可能发生巨大的变革呢?

 

大家总说我们中国要强调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、强调自主创新。

 

在中国,创新是必须要提出来的,但是它和我们整个民族的基因是相对抗的。我们必须改变民族基因,因为我们的民族基因里叫“枪打出头鸟”。

 

我们所有的民间说法,都是与创新相违背的,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躲在后面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有包容错误的环境吗?我们有漂亮的失败也是一种成功的环境吗?如果没有漂亮的失败也是一种成功的环境,我们怎么可能创新呢?

 

每个人都去做看得到的成功,不敢去做有可能面对失败的尝试,创新就不可能出现。

 

提到创新,我们有很多问题,比如说自主创新。自主创新,大家都把重点放在了创新上。在我看来重点应该在“自主”上。如果我们每个人不能自主,谈何创新。

 

我们有几个人在做着异想天开的试验?而在美国的硅谷,有很多人做着让中国人看来像开玩笑一样的探索。但是伟大的创造和创新,不就是在这样的尝试中诞生的吗?

 

如果我们整个社会不能够接受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,并且把这种体面和有尊严地输当成一种成功的话,谈何创新?

 

我们的孩子如果不能从体育的育当中学会去赢,更学会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,我们怎么可能在民族的基因里慢慢地变成一个创新的国度呢?

 

所以,体育现在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和伟大。而不仅仅是一个中国足球、中国篮球这么简单。它磨炼的是一个民族的意志,改变一个民族的基因,体育的重点不在“体”,在于“育”。

 

4.

 

今年秋天,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北京、成都、武汉、上海等很多的地方开始流行“缓扫落叶”。在拥有好树种的公园和街道里缓扫落叶,让落叶之美,秋天之美呈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。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。因为在过去的话,我们讲究效率,叫落叶不落地。清洁工要迅速地把它扫干净。

 

但是今天的审美终于过渡到我们可以审秋天这种金黄色之美。北京有几十个公园全部推出了这样的活动。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我们审美发生着很大的改变,但是另一方面依然看到很多问题,上海有些街道缓扫落叶的同时,为枯了的树安装上了红色的人造的花,难看的一塌糊涂。

 

未来的中国,对我们各个政府的执政人来说,审美是一个非常高的挑战。既然改革是从生活到好生活,再到美好生活。加了一个美字,请问对未来所有决策者审美水平是一个多高的要求?

 

我们的要求是否从一开始就会跟上时代,培养拥有审美能力的民族呢?我们究竟把审美放在了如何重要的位置?

 

看看中国的校服就知道了。要找到比我们的校服更难看的校服,太不容易了。而且我们家长给孩子永远是要大一号,学校也是要大一号。

 

所以我们从小到大就没穿过合身的衣服,这就是一个民族的审美,而恰恰发生在我们的校园之内。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,教会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拥有与时俱进的审美能力,是教育的一个特别大的挑战。

 

5.

 

过去我们这一代人都知道,德智体美劳里的“劳”,强调的是劳动,同呼吸,共命运,要学工学农。

 

但现在的劳,更多的是要用智力创造的劳。当人工智能都成为一种现实的时候,我们现在的劳动能力要体现在哪方面?我觉得要体现在智慧方面吧。

 

6.

 

长期以来,我们的教育都过多地强调了智商。如何在我们的教育当中增加情商的概念,能管控自己的情,能敏锐地了解到周边的情绪,能处好人际关系,想要让中国成为和谐社会,恐怕整个中国需要有高级情商的一代又一代人。

 

没有情商的教育,中国想要变成和谐社会是很难的。

 

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现代社会的德智体美劳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