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教育大会

GLOBAL EDUCATION SUMMIT

融合·创新 让教育点亮每个人

2018年12月3日-5日

北京·国贸大酒店

主办单位

Saul Singer:探索未来教育源动力

演讲人:Saul Singer



我们现在处在全球教育危机中,不管是中国、亚洲,还是以色列,世界各地都是如此,我们必须清楚的知道现在面临的问题。

 

一、创新力和创造力正在被扼杀

 

我记得,大概是16年前,我带着我的女儿去上学,那时她背着一个大书包,书包上有白雪公主的图片,她的姐姐非常羡慕。

 

我的这个女儿去上学的时候是充满了好奇心,一点也不害怕,非常自信,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。

 

没有人告诉她,她是特别擅长数学还是艺术,也没有人给她发这样的有很多红色标识的一张纸,告诉她哪些地方写错了,哪些地方写得好。

 

但今天,我们的教育系统有一点让我感到特别悲哀,那就是:学习的动力。从小学一直到高中,我们发现学习的动力不断在下降,而且是极速的。

 

我想,这就违背了教育中的第一原则。我们现在绞尽脑汁地想如何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激发他们的好奇心,让他们更具创造力、有创意。

 

其实,我们现在的工作应该是不要扼杀他们的创造力,不应该把孩子的创造力和好奇心消灭掉,让他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好奇心和创造力。

 

另外一个,是教育的结果:一个年轻人从大学毕业了,从这样的教育系统中走出来了,但他们迷失了。

 

他们不知道如何应对不确定性的生活,去面对没有条条框框的生活,因为过去他们都是在这样的条条框框中成长起来的,而现在却没有工具来帮助他们应对生活的不确定性。生活中会出现很多困难,但他们却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

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的教育,换来的结果不仅是扼杀了他们的创造力和好奇心,而且还没有让他们为自己的生活做好准备。

 

二、教育是如何一步步变成今天的样子的?

 

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,可能我们不需要教育,因为那时每个人都是农民,连欧洲的那些女王、国王都是没有读写能力的。

 

后来,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了,我们进入了工业化时代,人们开始在工厂上班,这样,我们就需要教育了。

 

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时,如果你能够念完高中,拿到高中的学位了,那么,你就可以找到好的工作,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。

 

那个年代,美国就成为经济上的超级大国,这背后的原因很多,也很复杂,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美国在欧洲之前实现了教育的普及。

 

后来,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,我们进入到了知识时代,信息时代,突然,我们需要上大学了。

 

有一段时间里,如果上了大学,意味着你的将来是有保证的,能够获得不错的工作,你会为生活做好准备。但我们知道,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了。

 

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后找工作都很难,很多雇主要不断地要去招人,但另一方面,大学生又找不到工作,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缺口?

 

我想,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的就是我们教育系统基本上撞到了一堵墙,因为到目前为止,我们没有改变教育。

 

想象一下,一个孩子今天上一年级,那么,到2034年可能大业毕业,但我们的教育系统没有针对这样的未来做设计,我们根本不知道2034年是什么样的。在这样充满变革的时代中,学校应当如何应对?

 

大学生找不到工作,雇主又招不到人,这样的错配和缺口,就是生活和教育的错配。

 

学校,它是一种结构化的组织,随着时间的流逝,它的变化根本就没有周围的世界变化的这么快,更何况大部分的学校都是填鸭式的教学(即老师只负责把信息传达给学生,学生被动地学习)。

 

这不仅仅是在课堂层面来这样做,而是整个学校都是这样教学的。学校也有明确的界定,规定学生什么时间上什么课,由什么老师去教某一个主题的课程,整个教学就是填鸭式教学。

 

但生活不是如此,它是完全不可预测的,而且这样的变化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

回头看过去的十年,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,没有微信,更没有抖音、快手,十年前也是想象不到这样的变化的。而且十年后,我们面临的变化会更多,我们的生活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,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被解决。但学校没有这样大的变化,因此,我们需要变革,需要去适应,需要不断地学习。

 

三、为什么要具备企业家精神?

 

我们需要具备企业家精神、创业精神,这是最难,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。当然,说到企业家精神或创业精神并不是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要自己创业,或者在创业的企业中去工作。

 

而是我们要有创业思维,因为企业家、创业家看待世界时,能看到大部分人所忽视的问题,或者是我们自然而然的生活中的一部分的现状,但也恰巧是这些问题,让具有创业精神的人会把问题看作一种机会。

 

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我们都可以成为创业家,不管你是在大公司工作还是在创业公司,我们只要戴上创业家的眼镜,就能开发自己的创业技能,自己成为创业家。

 

我们谈到未来,包括人工智能还会替代越来越多的人类工作等。我建议大家这个人所说的一句话,他说:人类的能力被低估了。

 

当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能做一切工作时,我们人又能做些什么呢?这个人说,伟大的绩效出现了改变。

 

过去,我们是把人培养成机器,研究规则去做事就可以了,很多机械化的工作,人工智能是可以替代的。像医生进行这样复杂的诊断工作,AI也可以替代。

 

但未来什么是良好的绩效?更多的是从人文的角度定义,做一些人工智能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

人类最重要的技能,就是会提问题。不管人工智能今天能做什么,或者未来能做什么,但我认为,人类一直都能够完成一个伟大的工作,就是问一些要计算机来解决的问题。

 

为什么有这么多有前瞻力的科学家?诺贝尔奖得主拉比说过一句话,他说,我的母亲想都没想过要把他变成一名科学家。

 

但在别人问自己的孩子“今天学到什么时”,我的母亲会问我,你今天问了一个好问题吗,而不是问我学到了什么。

 

毕加索也说过,计算机一无是处,只会给你答案。当然,他所在的那个年代还没有像我们今天这样的电脑无孔不入。所以,毕加索的意思是一样的,即电脑不会主动提问题。

 

人类的很多技能,其实并不是电脑所能拥有的,比如,今天你要雇佣一名工程师,要求这名工程师有五年的工作经验,他的学校又是你喜欢的。

 

我想,这样的工程师数不胜数。但要求这位工程师有交流能力,情商很高,有团队精神,别人愿意服从他,具有很强的战略思维,这样的工程师还多吗?

 

为什么现在的就业市场有这么多的错配?就是这些能力和技能恰恰是学校没有为学生提供。

 

所谓面向二十一世纪的轻技能、软技能,或者用一个更恰当的词来说,就是人的技能。这些技能学校没有提供。

 

今天的教育还是关注于知识,随便找一个人来问一下,教育是什么?答案都是知识。

 

但生活技能呢?生存的技能呢?这些技能能考试吗?学校有课程吗?有人会说这个靠自己想办法从别的地方来获得。

 

所以,在未来我们可能要打破这个框架,不仅要翻转教室,整个教育都要翻转,把生活的技能、人的技能翻进来。

 

未来关注的不只是知识了,要更加关注生活的技能,有了生活的技能、人的技能了,知识都不在话下,可以慢慢学。

 

你在高中背的那些东西,今天还记得多少?可能早就忘光了,因为平时用不着。所以,我想,这些知识不用再背,更多的是获得或传授这些人的技能。

 

四、怎么做?

 

我们首先要考虑挑战这个概念。大家都说基于项目的学习,我说,应该是基于挑战的学习。

 

挑战和项目并不是同一个概念,挑战是真实的,项目更多的是游戏,一个凭空做出来的游戏,但挑战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

在解决挑战的过程中,我们既可以开发自己的知识能力,也可以开发自己的能力,因为要克服挑战,就必须有战略思维和团队合作能力,因为这里不存在规则的红宝书,你的自己创新。通过克服挑战,来学会更多的东西。

 

同时,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以色列或者说所谓的犹太教的教育模式,或者说位于教育前沿的概念,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做了两千年,更多讲的是同行之间的学习。

 

我们其实有一个P2P的学习模型,这个其实犹太教已经做了两千年了。就是两个人面对面一起看同一个文本,同时对这个文本进行评论。

 

这个最初的文本就是新旧约的《圣经》。实际上,在过去我们的这些阿訇,他们都说我提一个问题,我的同事会提20个问题,我回答他每个问题的同时,他又提20个问题。

 

通过集思广益,这个真理越辩越明,所以,这样的交互方式,一对一的方式,要比一个老师在课堂上照本宣科面对几十个学生的效果要更好,因为它能找到真正的答案。

 

另外,以色列经常做一件疯狂的事,也就是我们所谓的领导学,他起源于青年人的运动。

 

也就是一个孩子,一直到高中毕业都在做一件事情,那就是学生运动。

 

每个夏天,差不多有一千多个来自于以色列的学生,花十天的时间到全国各地,随便你做什么都行。有趣的地方是,这个活动中,完全没有成年人,是孩子自己管自己,这也是青年运动的一个本质。

 

我们以色列的教育部部长,他在耶路撒冷开了一个部长级的会议,但在发言时他不谈教育,而是谈他在16岁时在做什么。

 

他说,他16岁时参加了一个青年营,带了60个小孩子到野外,没有任何一个成年人带他们去远足,所以,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。

 

而且孩子教孩子这种模式,我觉得这个模式在教育领域是非常有用的,这里有挑战,又要承担责任,这个对孩子本身有重大影响。所以,以色列特别重视源于青年运动的这种领导力的培养。

 

你可以看一下,这些都是孩子自己做的,拆一拆,装一装,这种青年运动,其实还可以走到非常极端的一种模式,就是所谓的全民从军的这样一种制度。

 

当然,不是说所有的国家都要有全民服役的制度,在以色列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有一次服役。

 

当然,我们的军事制度和其他国家是有很大差异的。但你要知道当兵对这些年轻人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责任和挑战。

 

要进行新兵培训,今后可能要扛枪,军训后立刻还有任务交给你,这就是挑战。

 

所以,这就是让他们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你知道,过去的培训过程中面对的是可能解决的问题,现在突然给你一个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,但你也不会觉得奇怪,你要想办法把这个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 

把任务切分成比较小的任务,个个击破,然后完成总体的任务。为什么以色列人可以成功建国?就是这些点点滴滴的积累,都不在教育范围之内,包括孩子的领导力培养,军事服役等。

 

教育没有一个现成的公式,因为这些本身不在教育领域之内,就在校园之外,这个精髓的本身就要求你有非常开放性的思维去应对各种挑战。

 

举个例子:

 

一个哈佛的研究:西北航空公司和阿波罗的使命。这个西北航空公司自己有一本书写得很清楚,你碰到任何问题都能在这本书中找到答案。

 

但阿波罗的这些宇航员不一样,他们经过了严格的培训,培训的过程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。

 

也就是说,把现成的规则都给你,所有答案也能从书中找到,但这些宇航员上天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我们没有知道答案的宝书。

 

出了问题怎么办?崩溃了。但我们知道太空后,宇航员就有能力解决任何意外。

 

这也是以色列军队的模式,我不会告诉你处在什么样的情境中怎么应对意料之外的问题。

 

这也是学校教育要做的,因为学生一旦离开校园,在真实世界碰到的都是真实的挑战,没有任何现成的答案。

 

五、教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?

 

所谓基于新型的挑战,基于重大责任的教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?

 

首先,要问一些正确的问题,只有问题正确,答案才可能正确。比如,首先我们是否能让孩子来教孩子,或者找一个大孩子教小孩子?

 

实际上,一对一的教学确实是非常有效的教学,只是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老师,但孩子不缺啊,高年级的孩子能不能教低年级的孩子呢?可以,而且高年级的孩子在教学过程中也能学到新知识。

 

除此之外,教育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很多孩子成绩落后的孩子被忽视了,我们只关注成绩好的孩子。

 

但其实每个孩子都有教学能力,都有能力承担责任,都有自己的骄傲,有自己的充分的生活体验。所以,我觉得充分利用P2P学习模式把这些被遗忘的孩子再找回来。

 

我知道有一所学校就做得特别成功,我见过他们的校长,校长说过去学校只有30名老师,现在有400名老师,因为每个孩子都能当一名老师。

 

另外,孩子要承担责任,其实可以在大脑中做一个思想训练,比如你学了18年,在过去的18年中哪件事对你的影响最大?

 

回想过去的求学的经历,我在想,恰恰是我15岁时,有人给了我一个远超年龄水平的责任,让我去管一个老年旅行团,也就是说,要带一帮老人去旅游,这是一个特别大的任务,但教学效果非常好。

 

但这种任务学校真的做不了吗?如何让孩子承担责任?让他们自己去克服挑战。另外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,那就是你不要关注自己在教室里待了几个小时,做了多少功课。

 

因为并不是在学校学了一年就能学到很多,一年过去,记不住很多知识点就把你评价为差生,不应该有这样的评价方式。

 

我们应该关注你精通的水平,就像打电子游戏一样,并不是说每打一级要花多少时间再进入下一级,这一级可能很快赢了就能进入下一级,用不着玩一年才能进入下一级。

 

所以,教育应该关注的是精通水平,而不是在课堂上花了多少时间。

 

随着孩子不断长大,每年甚至没几个月就应该给他定一个成长目标,必须是个人成长的目标,而且符合他的年龄的目标。而不是说这个数学题你能解答多少,其他又学了多少。如果这些问题都问清楚了,那么,我们面向未来的体制基本就找到了答案。

 

有人要求我说推动变化的催化剂,其实,很多企业在这方面都做了很好的尝试。我觉得教育行业在未来会永远存在。

 

考试好就进大学,进了大学毕业之后就把你抛向社会,这在过去某段时间是行得通的,但现在这个链条切断了,毕业之后不一定能进入生活,这有一个巨大的鸿沟要跨越。

 

实际上,如果跨越这一鸿沟就是你的商机。因为市场出现了失灵,比如说有些事情没有自然而然的发生,那么,可能就有一些私营企业来填补这个空缺。

 

如果我们想去突破高考,的确要打造出这些新的行业来培训人的技能,这样的话,也才能打造出一个更完美、更好的教育体系。

 

对于公司来讲,我们要么满足社会上的需求,要么就是适应这些需求。

 

在教育行业中,可能这不是最具创新的公司,但谁占领了这个机会谁就能成为创新性公司,而这个国家也会成为最具创新力的国家。

 

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做很多事情,但人工智能没办法改变人类传统的思维。

 

我们现在的技术已经很多了,但我们缺少了一种想象力,即关于我们未来可以去的方向,以及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力来带领我们去到那个方向。